彩虹合唱团:不喜欢被贴上“神曲制造者”的标

时间:2017-03-03 10:44来源: 作者:
原标题:彩虹合唱团:不只是制造神曲从《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到《感觉身体被掏空》,再到《春节自救指南》,一支名为彩虹的室内合唱团,将

原标题:彩虹合唱团:不只是制造“神曲”

从《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到《感觉身体被掏空》,再到《春节自救指南》,一支名为“彩虹”的室内合唱团,将高雅的声乐作品与“网络神曲”做了出人意料的融合。

尽管也受到一些“不严肃”“太娱乐化”的质疑,但这支合唱团的走红,无疑拉近了高雅音乐和普通人的距离。

下个月,“彩虹”又要举办音乐会了,合唱团指挥兼作词、作曲金承志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披着幽默的外衣,表达积极的情绪   

去年,一首《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忽然在网络上走红。出乎人们意料的是,一个演唱严肃作品的合唱团竟然把一首歌唱成了“神曲”。   

在今年春节前夕的音乐会上,指挥金承志与台下的观众做了一个小小的互动:“你们春节回家会做什么?”“被逼婚。”“相亲。”……台下很快传来了回答。   

当《春节自救指南》的歌声响起,观众立即爆发出笑声。整首曲子里,随便挑出一句歌词,几乎都能引起年轻人的共鸣,比如“找对象了没”“一个月工资有多少”“不才,A轮刚刚钱进来”……这首歌马上被视为专治父母逼婚、亲戚围堵等“春节顽疾”的“神曲”,在网络上热播。   

“这是许多年轻人都有过的体验,我只是用音乐方式把它表达了出来。”金承志今年30岁,但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少年老成”。   

将这种体验落诸音符,金承志只用了短短三四天的时间,但到底构思了多久就很难用时间去计算了。家里、车上、办公室、会议室,他几乎会在任何时刻进入创作的状态。金承志笑着说,这首曲子是自己30年来的人生写照,曲子里有自己的真人真事,也有朋友间的吐槽。   

然而也有人评价,这不过又是一首无理取闹的作品,太过娱乐化,只是靠一层幽默的外衣来哗众取宠。对此,金承志并不在意,他并不认为带有娱乐性的曲子是无价值的。   

“我想用一种幽默的方式激发听众的情绪,传递一种共鸣和抒发,这种共鸣不带有暴力,这种抒发也没有恶意。歌曲有自嘲有讽刺,但传递的价值观依然是积极的,比如,《春节自救指南》是让人们喊出属于自己的人生选择,而《感觉身体被掏空》是唱出年轻人对生活价值的一种主张。”

音乐是多面的,就像人的性格   

金承志不喜欢被人贴上“神曲制造者”的标签。“我在写这些歌的时候,意识里并没有奔着‘神曲’这两个字去,否则我一定写不出这样的歌。”   

其实,“神曲”只是金承志音乐作品的一部分。“音乐是多面的,就像人的性格。我有开朗的一面,有悲观的一面,或者搞笑的一面,我用不同的音乐表达自己的不同面。”   

金承志把自己的创作分成三类。第一类,是《泽雅集》和《落霞集》两部套曲。《泽雅集》写的是金承志在故乡温州的泽雅山所见之景。一共有七首曲子,从引子到尾声,从夏末到初春,就像一篇淡雅的散文,天色、孩童、江川慢慢浸润,层叠交织,回味悠长。“这是我对故乡的怀念,是对归隐山野的向往,是我精神世界的反馈。”   

第二类,是他对童年生活的描述,勾画他对成长路上一些美好情感的追念,如《外婆》《彩虹》《天空》等。《外婆》的歌词透着温情:“第一张风筝飞上了天空,第一首童谣伴我入梦,第一次我开口叫外婆……”   

第三类,才是那些源自当下生活、轻松幽默的作品,如《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五环之歌》《感觉身体被掏空》《春节自救指南》等。   

“在我心里,这些类型的曲子并没有高下之分,也许100年后被人们记得的是《张士超》,也有可能是《泽雅集》,谁也不知道,时间会给出答案。

从观众中来,到观众中去   

随着多首“神曲”的走红,彩虹室内合唱团的音乐会变得一票难求。   

有团员担心,观众是否都是冲着那几首“神曲”来的,而忽略了其他作品。金承志却很自信:“我相信,听过我们音乐会的观众,都会成为真正的粉丝。”   

这份自信不仅来源于《张士超》横空出世之前,彩虹合唱团实际上已拥有一批忠实粉丝,更因为在每一场音乐会上,合唱团都会精心设计一些独特的现场体验。   

在金承志看来,音乐会未必只能是一场让观众正襟危坐的演出。为了增强演出的现场体验,他会在音乐会上安排一套“组合拳”:在观众静静端坐一连听了好几支严肃曲目后,各式各样的有趣互动和返场表演就会适时出现。   

有一次返场表演时,金承志让团员们从台上撤下来,台上只剩下他一个人,他对台下观众说:“今天我们一起来合唱。”全场观众欢唱了他们的保留曲目《彩虹》。   

出乎金承志意料的是,观众不仅能背谱,还自发地分了声部。此时,乐团成员们从观众席中出现,拉着观众们的手上台。“我们想表达的是,自己和观众一样,我们本从观众中来,又到观众中去,你我他并没有分别。”   

曾有观众说,看彩虹音乐会就像看了一场电影,从伤心落泪到温暖、喜悦、狂欢,不同的情绪都会体验到。   

“任何艺术形式要想保持生命力,都应该想办法吸引年轻观众,合唱也是如此,我们用音乐真诚地与观众对话,不是刻意讨好,而是想让更多人感受合唱艺术的美好。”金承志说。

指挥不是将军而是木匠   

彩虹合唱团诞生于2010年,最初由金承志和两位校友一同创办,取彩虹五彩斑斓之意。   

整个团里只有7人是毕业于音乐学院的“专业人士”,男生绝大多数都是“零基础”,而且还是“理工男”,各自忙完工作,定期就聚在一起排练。乐团会定期招新,标准有三条:熟读五线谱,声乐能力强,外语能力可以加分。   

合唱团排练时完全不像台前人们所看到的那样好玩,而是十分枯燥。金承志觉得,自己就像个木匠,更多时候就是在帮团员一点点改进咬字,反复训练音准和节奏。为了把声乐基础打磨扎实,也为了某种“净化”的状态,直到临近演出,他才会把表演性的东西告诉团员。

“台上能做的其实很有限,95%的工作都在幕后。”金承志说,“其实指挥和乐手没有多大的不同。指挥不是别人眼中的将军,我觉得更多的就是教练,是‘木匠’,他的使命就是帮助团员更好地理解曲子,让每一名团员都焕发光彩,成为主角。”   

在一些团员眼里,这位教练“很有一套”。在他们的谱子上,常常会出现这样有趣的提示:“用全世界最强的音量吹之”“炸观众一脸”。金承志解释说,这么做是因为西方古典音乐里用一套固定的表情术语记谱,又大多是意大利文,这对非音乐科班的人来说不太好懂。标上一句这样的中文,他们瞬间就明白了,情绪也会调动起来,“心头画出一条彩虹”。

对话

人的嗓音是世界上最好玩的乐器

上观新闻:您私下里喜欢听哪些音乐?   

金承志:最喜欢的是巴赫的作品,很耐听,每一次都会听到不同的东西。其实我听的东西很杂,评书、京韵大鼓、昆曲,都爱听,小时候对我影响最大的是越剧,因为我妈妈是越剧票友。   

上观新闻:会听其他合唱团的作品吗?   

金承志:会听一些知名大学的合唱团作品,比如剑桥大学国王学院合唱团等,他们常常会给我不少的启发,比如如何处理音色,如何把握语言等等。   

上观新闻:怎么看待合唱这门艺术,你认为它是高冷的吗?   

金承志:当然不高冷。人的嗓音是世界上最好玩的乐器,它是瞬息万变的,嗓子会受温度、心情的影响,早上起来打一个喷嚏,可能就会影响到演唱。个体已然如此,一群人合在一起唱就更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我觉得,合唱就是一种门槛很低,但“天花板”可以望不到头的艺术。   

上观新闻:如今年轻人里喜欢唱歌的人不少,合唱和一般的唱歌,有哪些最大的不同?   

金承志:合唱的过程,是一个头脑持续思考的过程。要关注自己的音色、音量、音准,还要考虑到其他声部,把握主从关系,判断什么时候该让、什么时候该进。当观众看到我们在台上自如地歌唱时,其实每个人的脑子都在不停地运转。所以,合唱是一门思考的艺术,而不是一般个体唱歌时更多是为了释放情感。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