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网游少年变军队“武状元”:训练充实忘了

时间:2017-03-03 10:44来源: 作者:
原标题:从网游少年到全军武状元从网游少年到全军武状元理发师的剪刀在头上嚓嚓响,曾跃探出半个头,目光绕过理发师,瞄了一眼班长王虎,见他正在一旁打盹

原标题:从网游少年到全军“武状元”

从网游少年到全军“武状元”

理发师的剪刀在头上嚓嚓响,曾跃探出半个头,目光绕过理发师,瞄了一眼班长王虎,见他正在一旁打盹儿,于是决定单溜。

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曾跃已经等了很久,这是他当兵一年多来首次请假外出,理由是让班长带他去理发。其实他另有目的:网瘾犯了,想找机会单溜去网吧打会儿游戏。但让他郁闷的是,上网需要身份证,而他只带了士兵证,网吧老板不给开机。

前不久,记者采访桂林联勤保障中心驻滇某野战输油管线大队三队四站站长曾跃。谈起自己的成长经历,这位曾夺得全军比武冠军的战士,给记者讲起了他的这段“网事”。

“什么时候迷上网络的?”

“小学五年级。”

“当时网瘾有多大?”

“上学那会儿,我把每天的早餐钱省下来,饿着肚子去玩网游。”

“父母不管吗?”

谈及父母,前一秒说话语调还轻快的曾跃,声音一下子低沉起来,“我家在农村,上二年级时父母就外出打工了。”曾跃以前的成绩很好,一直在班里排第一,沉迷网游后,第一就变成了倒数第一。

2010年12月,在家人的劝导下,曾跃参军入伍。“到部队后,生活训练很紧张,每天都过得很充实,慢慢就淡忘了网游中虚幻的快乐!”曾跃对记者说,2013年,他首次参加全军管线兵轮训,各路精英汇集,让他看到了自己与同龄人的差距。

“在一起轮训,大家聊的、比的都是专业,我除了网游,什么都不精,话都插不上,感觉自己很‘low’。”曾跃用“low”来形容当时的自己,也正是那次轮训,让曾跃决定刻苦训练,赶超同龄人。

训练有多苦?曾跃带着记者来到训练场,指着一堆管线说:“这些管线每根长6米,平时训练,我就是扛着它跑步。”

记者尝试着用了一分多钟才扛起一根管线,又重又粗又长的管线扛在肩上两头晃,压得肩生疼,连路都走不稳,更别说跑了。但曾跃只用3秒就扛起管线,跑起来健步如飞。

放下管线,记者发现曾跃的右肩比左肩低,有些凹陷,这是被管线压的;他左手食指缝过针,无名指指头比其他指头要扁平很多,这是比武集训时被管线砸伤的。

2014年,曾跃因负重5公里在大队跑了第一名,大队决定让他代表单位参加全军管线兵岗位练兵大比武,课目是将20根管线抬到一百多米外,连接成一条输油管道。

比武前,大队组织集训,曾跃和战友们每天都要扛着管线跑10多个百米冲刺,深蹲起120次,推着100公斤重的油桶跑近千米,做500个俯卧撑……

集训中,曾跃的左手食指被管线砸破,缝了两针;5天后,左手无名指指头又被管线砸扁,指甲盖都掉了。“不行就放弃吧!”卫生员李九佳劝他退出,他说:“以前我一事无成,除了玩网游,这次我不甘心半途而废。”

集训中不断有人退出,但曾跃坚持到了最后,最终夺得全军管线铺设课目冠军。走下领奖台时,战友们发现,曾跃手指上的伤口已裂开,还流着血。

“现在还上网吗?”采访时恰巧路过大队两年半前建成的军营网吧,记者问曾跃,他腼腆道:“不上了,现在喜欢看书、打羽毛球,还有唱歌,我们自己还组了个乐队。”

大队政治处主任张金华向记者介绍,自知曾因沉迷网游而影响学业的曾跃,如今有了知识恐慌,经常泡在图书室,即便上网也是为了学习。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